【剑三/男神x你】〔当师弟向你表白〕

封夙清:

爹和琴始皇画风正常请放心食用(๑•̀ㅂ•́)و✧
写得不好求原谅_(:з」∠)_
强行喵太……


【藏剑】
叽太递给你一枝盛放的桃花,睁着一双眼睛一脸期待的看着你,白嫩的脸染上了淡淡的绯色:“师,师姐。我喜欢你。”你笑着接过他手中的花,觉得师弟害羞的时候也格外的萌。
“谢谢你啊师弟,师姐也喜欢你哦。”
正打算捏捏他的脸,忽然有阴影挡住了日光。二少黑着一张俊脸,有力的长指拎着着叽太的后领把他提了起来,另一只手按在重剑的剑柄上。
“来,师弟,我们好好谈谈。”


【唐门】
炮太拿着一个精巧的人偶站在你面前。面具下的脸看不清表情,耳根却微微发红。你不明白他要干什么,有些疑惑。
他摆弄...

+

【剑三•正太x你】黑化的正太

封夙清:

@大笑浮生 姑娘的点文w拖了好久orz
◎没有刀太
可能更偏向于少年
◎梗题全文是“正太向你表白你以为在开玩笑拒绝之后的黑化监禁”,太长了不好做标题就切成这样了。
◎写完之后发现正太比成男成熟多了,绝望。


  
  
【藏剑】
自他入门你们便总是在一起,一起读书、习武、铸剑,久而久之,你对他的存在习以为常,从一开始的婉拒到毫不推辞地收下他送你的发簪、香囊、手帕和各类难得的铸剑材料。
后来那天他又来找你,你和他打了个招呼,在桌边坐下,提起茶壶给他倒茶。
他挨着你坐下后突兀地开口:“师姐,以后做我夫人可好?”
你心不在焉:“嗯……等等,你刚刚说了什么?”
他好脾气的微笑着,虽还年少,身...

+

[剑三/男神x你]各门派成男给你的告白②

宵旬:

#希望大家可以喜欢



↓↓↓



>万花


他坐在小桌前,执笔书写着药方,你则在一旁为他磨墨,手上是在磨墨没错,可你的心思却早已不在这件事上。


你静静端详着他,乌发如墨垂至腰间,眉眼间如玉般温润,此刻他专心思考而微微蹙眉的样子更加令人着迷,你就这样目不转睛地望着,甚至都忘记了手上的动作。


“想什么呢?”他似乎发现你在走神,伸手轻敲了一下你的额头,笑意盈盈道。


你摇了摇头,垂目沉思了一番,继而抬头对上他的笑眼道:“你有没有想过,离经易道只为一人?”


“离经易道为一人?”他好像有些惊讶,微微

+

【基三男神x你】姑娘,你肚兜露出来了

谈六:

[应小天使的要求……继续搬运]


【天策】
这日的天气有些闷热,你念着马槽里的马儿们,便随意地套上一件赤红色薄衫,卷着裤腿,拎一桶清水一路踉跄的去到马棚。
你远远的望见夕阳下那抹高挑的身影,面露喜色,“咚”的一声撂下水桶引得他身形一顿,叉着腰一边喘着气一边直起身来唤他。
他听见你的叫声眉眼弯弯的回过头来,目光却定在了你半裸的香肩上。腾的一下脸红到了脖子根。
你皱着眉被他看的浑身不自在,压低声线试探性的又唤了他名字,他这才回过神来,别过头抬手搓了搓鼻尖掩饰表情,轻启唇踌躇半晌,终究是懊恼的“嘁”一声拽了拽缰绳翻身上马,临走时挑眉看你一眼抬手幅度夸张的扯了扯肩甲,抖着缰绳脚底抹油似...

+

【男你】双视角炮哥男你篇二 上

半夏未央时不待:

【目录】即使没多少也要整理


❀炮哥双视角男你之邻家婉约妹子篇


❀喜欢穿越英气妹子的请点我头或者点上面


你叫沈从露,是山中一户采茶人家的女儿。今年天寒,采新茶的季节向后延了好久。难得天气转暖,你和几个邻居家的女孩就背了竹篓到山上的茶园里采茶。昨夜大雨,茫茫茶海散发茶香中还夹杂着雨水的味道。你们几个女孩子互相点头示意,分头采起新茶来。


你并不着急于采集新茶,先俯下身子吻了吻茶叶所散发出来的清香,那种平平淡淡又让人觉得心旷神怡的味道总是能让你安心。忽然你看见一个深蓝色东西隐藏在茶树之间,你被好奇心驱使着拨开树枝远远望去,只见一个人倒在...

+

【基三同人.门派成男x你】你无须害怕,无须退缩

谈六:

[偷偷来摸个鱼♥]
[其实想写这个梗好久了嗷嗷嗷在你绝望的时候他出现了那种场景!!qwqqqq]
↓↓↓↓↓↓↓↓↓


你:
  【啊……好痛……】
  【我……是不是快死了?】
  【……不行啊……我不能死……再给我一点时间……】
  你麻木地挥舞着手上的双刀,身上的伤口血液凝固而又随着你的动作裂开,不知道是谁的血液顺着手臂流下,流到虎口,流入手心,仿佛要将你的手与那双刀牢牢地黏连在一起。
  背上那条长长的刀口,汩汩的冒着鲜血,很冷。
  你不记得自己斩杀了多少敌人,也不记得自己身上有多少伤口,你只知道为了守卫你身后的人们...

+

【剑三全门派】〔当你喜欢别人〕

封夙清_此生无悔入藏剑:

@狸猫呱 小天使的点文w


爹和琴始皇画风正常请放心食用(๑•̀ㅂ•́)و✧
写得不好求原谅_(:з」∠)_


【藏剑】
“师妹!我给你买了……烟花……”他步履如风地冲进你的小院,满脸笑意却在看清你手中的嫁衣时瞬间凝固,想了一路的话来不及改口,原本喜悦的语气此刻却满是苦涩。
他垂下了眼帘,你看不清他眼中的神色。你有些尴尬,“……师兄,我已心有所属……”
静默了几秒,他扯出一个毫不在意的笑:“我又没说是……这是本少爷买给那天的那个姑娘的,烟花买多了才来问你要不要。”
可是那双黑白分明的眸子却不肯再看向你。
后来你听说,叶家少爷日日流连青楼花天酒地,叶家少爷又...

+

© 吴却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