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剑三/男神x你】〔当师弟向你表白〕

封夙清:

爹和琴始皇画风正常请放心食用(๑•̀ㅂ•́)و✧
写得不好求原谅_(:з」∠)_
强行喵太……


【藏剑】
叽太递给你一枝盛放的桃花,睁着一双眼睛一脸期待的看着你,白嫩的脸染上了淡淡的绯色:“师,师姐。我喜欢你。”你笑着接过他手中的花,觉得师弟害羞的时候也格外的萌。
“谢谢你啊师弟,师姐也喜欢你哦。”
正打算捏捏他的脸,忽然有阴影挡住了日光。二少黑着一张俊脸,有力的长指拎着着叽太的后领把他提了起来,另一只手按在重剑的剑柄上。
“来,师弟,我们好好谈谈。”


【唐门】
炮太拿着一个精巧的人偶站在你面前。面具下的脸看不清表情,耳根却微微发红。你不明白他要干什么,有些疑惑。
他摆弄了两下那个小人偶,抬起头看着你。小人偶的嘴一张一合,你清楚的听到机械的声音:“师姐,我喜欢你。”
你惊讶的看着他,下一秒身上一紧,被铁链缠上的你身不由己的被拉向一人。他一手搂着你,强硬的让你靠在他肩上,略带挑衅的看着炮太。
“她是我的。”


【纯阳】
你正在坐忘峰练剑,忽然一个略有些偏离的镇山河落在你脚下。你有些讶异的回头望去。
咩太一瞬不瞬的看着你,微微抿着唇:“师姐,以后我的镇山河……都给你。”
“……师弟,你功法修习得不够好啊。让师兄来帮你好不好。”
他不知是什么时候出现的,此时突然出声吓了你一跳。
明明是疑问句,这样被他用毫无波澜的陈述句语气说出来,含了十足的阴寒和威胁。
他转头给你围上披风,眸光温柔:“我去去就回。”
语罢他转身向师弟:“走吧,让师兄好好调教你。”


【万花】
你正在练字,鼻端忽然传来淡淡药香,抬头看见花太拿着一颗植物站在你桌前:“师姐,不要太累了。”
你浅笑着接过那棵药草,“嗯,谢谢。”
你看花太一副欲言又止的模样,“怎么了?”
他的不自然的看了看别处,“师姐……我喜欢你……”
最后几个字声若蚊蚋,你没有听清,正打算询问时一个紫色身影倏然出现在门口,叹着气一副痛心疾首的模样:“师弟啊,你伤寒还没好怎么能乱跑呢!你看看你,病又加重了!走走走师兄给你熬一锅药去,这病得好好治一治……”
花哥一把抱起花太一路絮絮叨叨扬长而去,惟余你看着他们的背影一头雾水。
“……这两人今天怎么了……”


【天策】
军太扛着长枪一路跑到你的马旁,扬起脸眼睛亮晶晶的看着你:“师姐!”
你笑着理了理他的须须:“嗯。”
他带着几分兴奋看着你:“等我得了功勋就来娶你!”
【你一把揪住他的须须,大喊:“把你的flag去掉!【不
“好呀。”
军爷骑着马冲上前来,一脸怒气:“来,和师兄练练手!”


↓这个梗来自喜喜果太太的《欺师灭祖天打雷劈》
【五毒】
毒太眼泪汪汪的抱住你的腿,边蹭边哭诉道:“师姐,蛊虫又咬我呜呜呜……”
你有些好笑,俯身抱起他:“别哭了,乖啊,师姐抱。”
他星星眼状看着你:“师姐你最好了!我喜欢你!”
你还没说话,毒哥鬼魂般出现在你身旁,抓住毒太向后一丢,一脸阴森:“师妹,有蛊虫咬我。”
你有些懵,他语气更加阴森:“为什么我没有抱抱。”


【苍云】
“师姐,我喜欢你。”
“狼牙未灭,何以为家?”你这样回答,语气淡淡却带着坚决。
这时他提着刀盾走过来,对盾太说:“长孙统领找你有事。”
盾太深深看了你一眼,转身朝大营方向走去。
你背靠在冰凉的城墙上,对着苍白的天空呼出一口气。
许久,他突兀的出声:“那若是狼牙不复,你可愿随我归隐。”
你看着他有些不自在的脸,轻轻点了点头。


——“所以长孙统领真的找他有事?”
他沉默了一下:“大概没有吧。”


【明教】
喵太对着你放了个朝圣言,异色的眸子认真的盯着你:“师姐,我喜欢你。”
你挑了挑眉,回答却和他的话毫无关联:“还不出来?不然我和他走了哟。”
喵哥的身形在你身后显现,松松圈住你的脖颈,低头在你脸侧蹭了蹭:“宝贝儿我在呢。”异色的瞳孔里带着微微的笑意。“想我了,嗯?”


——喵太:“我的手中不知为何出现了汽油和火把。”


【长歌】
琴太来向你请教某个琴曲残篇的指法,作为答谢他说给你弹奏一曲。你坐在一旁静听,琴音流泄出的那一刻你却愣住了。
《凤求凰》。
一曲将尽时,忽然有一个温暖的嗓音加入:“愿言配德兮,携手相将。”
你回头看去,只见那人披着一身浅淡日光,唇角带笑,缓步而来。
“不得于飞兮,使我沦亡。”
他弯下腰,轻轻伸手理了理你的鬓发,清澈的眼眸只映出你的模样。
“若你喜欢这曲《凤求凰》,我愿每日弹与你听。”


【七秀】
秀太跟着乐声舞着双剑,衣袖翩飞,
一曲罢,他抬头看着你,气息还未平复。
你轻轻拭去他额头的汗珠:“跳得真好。”
他定定看着你:“嗯,谢谢师姐。”
后来他立于台上,身姿挺拔,眉间花钿倾城。一曲罢,他从轻笑着看向你的方向,清朗的声音:“师姐,其实小时候我就想对你说。”
“我喜欢你。”


【少林】
〔少林拒绝了女弟子所以不能是师姐……〕
小和尚有些局促的捻着手腕上挂着的念珠,“我,我喜欢你。”
你诧异的看着他,他羞囧得似乎光头都泛起了淡淡的红色:“其实,那个……我可以还俗的!”
大师提着禅杖不知何时到了你身旁,脸色如古井无波,对他的师弟说:“出家人应当心怀天下,斩断尘缘。”
小和尚沮丧的低下了头:“是,师兄,我这就去念经。”
他看着小和尚离去的背影,忽然轻轻叹了口气。
“斩断尘缘……说起来容易,可我也没能做到啊……”
——大师“其实我也可以还俗啊。”


【丐帮】
师弟提着一个坛子看着你,酒香四溢。
“师弟!你拿的这是什么啊!这么香!快拿来让师姐尝尝!”
他犹豫了一下,把坛子递给你:“师姐……如果你喜欢喝酒的话,我以后每天陪你喝好不好?”
你还没回答,他猛地出现,狠狠塞了一块糖到丐太嘴里:“小孩子喝什么酒!我陪她就好了!”说着抢过酒冲了出去。
“混蛋!把老娘的酒还来!老娘自己会喝!不要你陪!”

评论
热度(42)
  1. 吴却山封夙清 转载了此文字
  2. 病名为爱封夙清 转载了此文字
  3. 易南风封夙清 转载了此文字

© 吴却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