宰你30条

社会你果哥:

*原本是100条但是写不到那么多于是就30条了


*有私设


*其中还偏题写了些宰的苏点……我心目中的宰大概就是这样的人


*有参考


*那么一点刀子


唉憋这玩意儿憋的累死我了


1.你和太宰是在酒吧认识的。


2.你对他一见钟情,不过告白的却是对方。


3.不得不说,太宰的确是个很好看的人,你每次盯着他看都会沉迷于美颜盛世中无法自拔。


4.太宰的头发软软的,当他亲吻着你的脖颈的时候黑褐色的发梢蹭的你觉得有些痒。


5.你能够从他暗红色的眼眸里读出一些危险信息,比如他把你压在床上的时候。


6.太宰胸前的那条波洛领带你一直觉得很漂亮,蓝色的宝石触手冰凉。


不过即使是再冷的宝石,也会因为手心的热度而温暖起来。


7.你趁着太宰不在的时候偷偷穿起了他的风衣玩,你甩了甩对于你来说过长的袖子,然后深深的闻着属于他的气味。


8.你的先生有时候总会玩心大起的捉弄你,然后看着你气呼呼的瞪着他,亦或是满脸通红的窘迫样,忍不住露出了机谋得逞的笑容。


9.你看着躺在沙发上睡觉的太宰,伸出手来玩着他的头发。良好的发丝触感让你玩的停不下来,直到他睁开眼睛扣住了你的手腕。


10.你一直称呼太宰为先生,他也总是称呼你为小姐。直到有天被太宰要求叫名字,你只好难为情的小声叫了一句,结果以“小姐的声音太小了听不到哦”的理由给要挟。


11.要说太宰像什么动物的话,大概只有狐狸了吧,不管在什么方面,都是只狡猾的狐狸。


12.虽然说太宰总喜欢自杀,也喜欢邀请美丽可爱的小姐与他一起殉情,但自从和你确认了恋人的关系后他说的最多的话便是邀请你和他一起去殉情。


13.你没有看见过太宰吸烟,他也没有吸过烟。但你无数次的不禁在脑内中幻想这个人吸烟是什么样子的,每次却以失败而告终。


14.太宰的身上有股淡淡的柠檬清香,好像还掺杂着不知名的花的香味。每当你扑过去抱住他的时候都会沉浸在他的香味中。


15.你不止一次的好奇太宰为什么要绑着厚厚一层的绷带,就连大热天也绑着。而对方却是竖起食指放在嘴边对你露出个高深莫测微笑,说“小姐最好不要对危险的事物抱有好奇心哦”云云。直到某天他邀请你帮他换绷带的时候,你才看见一层层的绷带下遮挡着的是大大小小深浅不一的伤口。


16.太宰的声音总是如大提琴一般低醇浓厚,不管是他抱着撒娇的你发出的笑声也好,还是安抚伤心时的你也好,每一个发音,每一个语调,都能死死的抓住你的心。


17.他向来没有爱人的能力,因为对于这个世界太宰早就看的透彻。人群中只有他一个人是孤独的,是冰冷的。即便是你,也无法去感化他早已麻木的心,唯一能做的就是陪在他身边,直到死亡。


18.太宰一向是浅眠,即使是夜风吹进卧室他都会立刻醒过来。然而醒来之后他也睡不着觉了,只能抱住在他一旁睡的安稳你,搂进他的怀里,轻轻的拍着你的后脑勺,或者是后背,看着你的睡颜露出微笑。


19.太宰的酒量一直很好,反而是你,几杯就醉倒了。他也不会抱怨什么,而是温柔的把你抱起来送回家,也不会对你做什么不好的事,最多在你的额头上烙下一吻,“晚安,小姐”。


20.白瓷浴缸里放满了水,太宰就这样静静的沉入了水中。你发现的时候吓了一大跳,也不管身上穿着衣服就泡进浴缸里焦急的晃着他的肩不断的呼喊着他的名字,直到太宰睁开那双漂亮的眼睛你才松了口气。他笑着,慢条斯理的摸着你的后背,安抚你:“没事……小姐别怕,我没事。”说着,他印上了你的唇。


21.冰冷昏暗的水底,没有氧气,逼迫的你下一秒就要窒息。唯一能做的就是就是抱住与你一同入水的太宰,你试图用自己的体温去温暖他,棕黑色的头发在水中飞舞,漂亮的眼睛此时也半眯着,仿佛下一秒就要消失一般。你伸出手抱住了他,与他唇与唇相贴,闭上了眼睛,一同沉入水底。


22.你不住一次的询问太宰是否喜欢你,每次得到的都是同样的肯定答案。时间久了你也渐渐不再去问这样的问题了。毕竟两个人一起过了这么久,还需要口头上的回答吗?


23.说到动物,除了狐狸,太宰应该还很合适猫咪,特别是休息的时候,简直就像只大型猫咪趴在沙发上,半眯着眼,懒懒散散的。


24.你是那种爱撒娇的人,特别是对着太宰,动不动就会扑上去抱住他,或者亲亲他。太宰也不嫌你烦,反而笑的十分开心的抱着你,对于他来说这样的小姐是最可爱的。


25.第一次的约会地点是侦探社西南方向向前20米右边第14棵树。


26.最适合的领带颜色,大概是绀色吧。你一边帮太宰系着领带一边心想。


27.你对着太宰生不起气来,即使是吵架你也一会儿就消气了。不如说吵完太宰就会过来讨你开心,对着他的脸你想气都难。


28.你永远都爱着这个人,永远。


29.要说什么花最适合太宰,果然还是罂粟花啊。


30.他像毒药一般让你上瘾,却又不肯戒去,心甘情愿的将你的身体和思想啃噬致尽。

评论
热度(154)
  1. 吴却山昏き星 转载了此文字

© 吴却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