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野乙女☆太/社☆媚/药.

一十浣花:

♪从寒假开学到现在被关了四个星期禁闭学校终于肯放两天假了,欣慰


♪老掉牙的媚/药梗,肉汤吧


 



太宰治.ver


当你热到终于忍不住解开自己的衬衫扣子时,侦探社的门被推开了。


“哎呀,小姐…?”


你藏在办公桌后,四处洒满你因燥热难耐而扔掉的文件。你不用想就知道你脸上现在是一副怎样的表情,可每一次呼吸都充斥着让人心跳的温度。


“别……太宰治先生……!”


你看到太宰治走近,下意识地就一推桌沿,你的身体陷在椅子里,一下子就拉开了两人之间的距离。


你心里明白在侦探社默默无闻的你,该跟这样神秘的人保持适当的距离才对。


椅背靠到墙壁,你难受地缩成一团,口中克制不住发出小兽般的呜咽。


原本梳得齐齐整整的黑发此时则尽数散开遮住你潮红的脸颊,纽扣打开到第二颗露出你精致的锁骨,此时则透着薄薄的粉色。


太宰治走到你面前,抓住你的肩膀,他抬起腿,膝盖毫不留情地卡进你的双腿间。
 


你感受到太宰治微凉的体温,下意识地就要贴上去,但你仅存的最后的意识让你反手抓住太宰治的手,颤抖着声线拒绝他:


“别……别碰我……”


“小姐,别这样嘛。”


太宰治低笑着凑近你的脸颊,薄唇蹭过你滚烫的皮肤,带来电击一样的刺激。
 


他的手揽上你的腰,顺着你的脊背掀开你的衣服,露出大片粉红色的肌肤。


你感到他的手附上你的脸颊,钳住你的下颌。


你的唇被堵住的时候,你听到他的低叹。



“嗯……看来还是起了大作用呢,那我就不客气了。”









福泽谕吉.ver





(男方中毒)







你听到那扇紧掩的门里传来了瓷杯打碎的声音,你突然觉得不对。


“社长……社长!”


你抱着文件,猛然开始敲门,沉闷的响声回响在空荡的走廊里,门内一阵摩擦的声音让你内心越发的紧张。


“社长先生,我进去了!”


你一把推开了门,接下来看到的景象却让你瞠目结舌。


首先映入眼帘的就是白色的碎瓷片,淡色的茶水洒的一桌都是,沾湿了大堆白色的纸张。


男人坐在椅子上,低着头,一只手拽着胸口的衣服,肩膀剧烈地起伏着。


“社长先生!”


你抱着文件快步走近,却看到那人发丝遮掩间微红的眼角。他一手扶着椅子的扶手,艰难地想要站起身来。他抬起头,露出满面的潮红,看起来难受地连话都说不出来了。


不顾他的拒绝,你下意识地想要扶住对方,却在碰到他的手之后被烫地一下后退一步。


好烫!


你还没来得及问他到底发生了什么,就被人一把抱进了怀里。滚烫的温度瞬间漫布全身,文件因你猝不及防,哗啦啦撒了一地。


他的胳臂环住你的肩膀,力度之大仿佛要把你嵌进他的骨血里。


燥热的气息喷吐在你的耳边,让你浑身打了一个激灵。


“……对不起……”


他的声音轻极了,以至于你还没有听清,就被人扣住后脑,封住了双唇。





——



没啦(。)

评论
热度(398)

© 吴却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