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离别(四)

污力发动机:

01.


突然当了妈,我是迷茫的。


我脑子向来不好使,出了事故后脑子更不好使,致使我曾一度怀疑晚安会不会得老年痴呆。


静下心来自己想想,这位喻先生的确是风度翩翩,像极了言情小说中出现的男主,可我的生活又不是三流言情失忆小说。


再联想下几年前我带回来的箱子,想必是我和谁离婚后回家出的交通事故,我妈的态度又奇怪的不行,结果很明了。


这位喻文州先生,是我的前夫。


02.


失足少女一夜成妈,竟是帅气前夫惹的祸…………


明白因果关系,我对着喻先生说:“虽然我不知道以前发生了什么,但结合现有的一切来看,大概我们已经领了离婚证吧?”


喻先生沉默了一会儿,才说,“你说的没错,我们的确离婚了。”


我暗自松气,我是对眼前这个男人有好感,但骨子里却害怕极了,大概是以前发生过什么,让我不敢再和他相处。


“那这样的话,我们其实---”


“是我的错。”他尖锐的打断我。


我诧异的看着他。


“一直是我的错,”他淡淡的说,“看着现在的你,我似乎明白当初你的感受了。”


“我知道现在的我来说是完全陌生的,但是还有安安,你放心的下他吗。”


我终于是说不出多余的话,手不安的揉着衣角。


他看到我的小举动嘴角弯了些,补上一句,“尤其知道他是你的孩子之后。”


03


我肯定和他有关系,我更加肯定了这一点。


容易心软,尤其是看到幼小的动物或是人,我对喻安说不出口,我和他没有关系,我不是他的母亲。


对一个满怀希翼的小孩子,我说不出口。


女警窝着喻安软乎乎的小手把他带了出来,小家伙一看到爸爸兴奋的跑过来,一把抱住喻文州的腿,他还小,说话还不是很利索,只能用丰富的肢体语言来弥补语言上的不足。


“爸爸……”他拽着喻文州的大手指着我,开心的拍着手掌,喻文州则是一脸平静的看着我,刚才所有情绪都不曾出现在他脸上,我们平静的对视了数秒,他低下头温柔对喻安说道,“是妈妈。”


这三个字对我而言太过贵重,我自己也学着喻文州的样子。


笑着说,“是啊,我在这里。”


04.


小喻安果然更开心了,他咯吱咯吱的大笑开了,他张开双臂,说道,“妈妈抱。”


他不沉,比我想想中要轻很多。


我轻轻拍了拍他的后背,他抱着我的脖子更紧了,“妈妈,要去公园!”


我苦恼的说,“这个点公园关门了,安安去其他地方好不好?”


这时喻文州在一旁接话,“去超市吧,安安不是一直想吃零食吗。”


喻安一听“零食”这两个字就不安分了,开始在我怀里扭来扭去,我知道,是他开始急了。


于是我笑着扯了扯喻文州,“快去吧,孩子急了。”


大概是没料到我这么快融入角色,喻文州温和的说,“安安快下来,我和妈妈拉着你走怎么样啊?”


我蹲下身子,喻安乖巧的去拉喻文州的手,就在我停下来整理衣服的时候,喻文州拉着喻安从我身边略过,他轻声的说道,“这是你以前一直想做的事,我们实现了。”


-------


吃几章糖,然后就有刀子了(。・`ω´・)


评论
热度(168)

© 吴却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