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久以后(医闹组/守望先锋)

莫里森:天哪莱耶斯你把学生送我的东西用来泡妞? 哈哈哈哈哈

羽前白鸟:



守望先锋同人 AU注意 有年龄操作以及大量私设


死神x天使/Reaper&Mercy/Mercykill


男老师与女学生.avi


脑洞文 随想随写 大概OOC



-



再久以后



-




金发女孩在心中默数三个数,鼓起勇气敲响导师办公室的门。等候回应时,她看着门牌上印刷体的名字,内心盼望里面只有他一个人,却又随着幻想的萌发感到一丝羞怯。


“请进。“里面的人开口,声音沉稳。她认出那是导师的声音,它总让她想起学校附近的一座钟楼。


她开门。她的导师闭着眼,一只手揉着太阳穴,似乎刚才还在休息。她有些窘迫,觉得自己不该在这时来打扰,同时还有些担心这会使他产生对她不太好的印象。


黑发的男导师抬头发现来者是她,皱着的眉头松懈下来。没有任何客套,他看了一眼自己面前的椅子,齐格勒知道是在示意她坐下。


他们已经合作数月,对彼此有了不深不浅的了解。莱耶斯是一位成绩斐然的专业教授,他授课时严肃认真不苟言笑如同大理石,但他作为一名教师又无比负责。他爱穿休闲风格的衣服走上讲台,头上经常戴着一顶毛线帽,公文包里是一沓并不规整的教案,甚至有些纸张的边缘已经磨损了。有时他会举着他的杯子——老年人常用的那种——打开教室的大门,直到上课铃响都一言不发,自己做着最后的备课工作。是他的课齐格勒总会早到十分钟,她在靠近前排但不是最前排的位置等待莱耶斯老师推门而入,她爱看他从包里有些粗暴地拿出教材的样子,每逢此刻她总是情不自禁地笑起来,即便其他任何一名同学都不觉得这个正经男人有什么可笑的。一旦需要阅读,他会掏出眼镜,用三跟手指随意戴上,扶镜架的时候也用三根手指,生气的时候也是。开始上课后,莱耶斯老师与学生之间的互动仅限于授课内容的问答。齐格勒看着台上那位(俊朗的)男老师声音洪亮地讲解着知识难点,内心充满崇敬之情。第二声铃响后课堂结束,他再次粗暴地讲教案塞进包里,齐格勒缓慢收拾着自己的笔记,视线却还不轻易离开他,她不知道莱耶斯有没有特别注意到她,不知道他会不会在离开教室之前看她一眼,她担心会错过可能出现的四目相视的那一刻。


客观来讲,这位男老师英俊吗?


齐格勒和她的同伴们偶然提到过这个问题,提问者不是她自己。当女孩子们进入这个话题时,齐格勒仿佛在自己的幻想中失了神。她当然肯定莱耶斯的相貌,却在就要发表观点时说了违心的话,想要掩饰自己露骨的崇拜。其他同伴放过了她,没有深究下去。然而当晚她却翻来覆去难以入眠,同伴抛出的疑问使她更加确定了自己对于那位导师的喜爱之情。真是这样的吗?她开始思考接下来究竟该怎样做。


她选了莱耶斯负责的课题,得到了机会。


这也是她能经常出入他办公室的原因。就如现在。


齐格勒坐下,从包中翻出她准备的报告来。面前的莱耶斯则从另一张桌子上拿来一小盒蓝莓。他无需起身走动,他拥有健美的身材,他的臂长和腰部的柔韧性允许他仰着身子取到它们。


“给你的。”他把蓝莓推给她,音调依旧没有任何起伏。


齐格勒有些惊讶:“这是你的学生来看望时送你的?”


莱耶斯不置可否,只是继续说:“我想你可能喜欢。”


她接过蓝莓,内心万分欣喜。


那盒蓝莓没有被她独吞。


他们在办公室里一同修改报告直到当日傍晚。期间齐格勒洗了蓝莓,两人共享。


他们在校园以外的地方见面的次数逐渐多了起来。第一次确实是偶然。那个周末齐格勒独自去城中海港散步,她在靠近码头的平台上看到了她的导师。莱耶斯站在那里望着海,脚边聚集一群鸽子。他人是静止的,地上的白鸽和海面上的碎光却在不断晃动。齐格勒站在更远的地方欣赏这一画面,突然有些后悔自己没有主修美术专业。


那次她本想悄悄地观望、悄悄地离开,但十分钟后莱耶斯同样发现了她,她被叫住,然后他们分享了那一个下午。


莱耶斯沉默却不冷漠,至少对于齐格勒是这样。他们逛了附近的商店,随便买了些东西,她走在他的身侧得到了无比的安全感。


他开车送她回去,在车上他们交换了私人联系方式。


之后他们双方都提出过类似约会的邀请。齐格勒说她很喜欢他们一同在校园之外的地方度过时光,莱耶斯说他也是。她知道校园对于他们而言意味着什么,现在她有几丝把握眼前这位略有名望的教授对自己也产生了特殊的感情,校园意味着这段感情在某些方面上的不正确性。


她生日时他请她吃饭,原本莱耶斯说订的是城中某家高档餐厅,但齐格勒噗嗤一声笑了,拒绝了他。她知道莱耶斯不喜欢那种场合,她不想为难他。


最终她的生日在海港附近商业街某家墨西哥风味餐厅里度过。他没给她唱生日歌,但第一次握住了她的手。当时他们喝了些她要的啤酒,齐格勒的酒力显然不如她自己所想象得那样好,餐后莱耶斯自觉走过来让她挽着他,支撑她回到了车里。


坐在副驾驶座上她红着脸,不断发出细微的哼声。她笑着看她那镇定自若的导师,向他伸出手。脑中混乱不堪,想说的话像断了线的珍珠项链洒在各个角落,她最终抿了抿嘴只说道:“谢谢你。”


莱耶斯放下方向盘上的一只手,握住了她的。他说:“生日快乐。”




夏天和期末陆续到来,转眼到了莱耶斯的最后一课。他摘下了帽子——或许是怕热,照例提着水杯和公文包走进教室,在讲台上放下包,戴上眼镜,拿出教案,打开了多媒体。然后,他向台下坐着的学生们看了一眼。齐格勒猜他是在寻找她,便坐直了身子,像领养所等待被人发现的幼犬。莱耶斯扫视了一圈,看到了人群中闪闪发光的齐格勒,但他没有任何表示,只望了一眼便匆匆收回了目光。她自然感到失落,即使没有人发现他们两个的关系这件事对于他们而言是件好事。


她再次敲响了莱耶斯办公室的门。


齐格勒想好了她要说的所有话,她成年了,早已不是一个小孩子,她不是没有过感情经历,现在她知道自己在做什么,她有资格获得她所应该获得的一切。来自屋内的男声依旧沉郁如初,齐格勒打开门看到了坐在桌前的莱耶斯。办公室只有他一个人,很好,非常好。


“加布里尔……”紧张感使得她嗓音变了调。


莱耶斯的视线从手提电脑屏幕上移到齐格勒年轻娇俏的脸蛋上。


显然这不是她第一次表白,在曾经(幼稚而狗屎)的感情过往中,她从来都不是处于主动的那一方。以往她只要保持精致的形象和温柔的微笑就好,那就是男生们追求她的兴奋剂。可如今,“成熟”的齐格勒遇到了(年龄和心理上都是)更加成熟的莱耶斯——她的导师,她开始不知所措,变成了伏倒在高大雕塑脚边的崇拜者。齐格勒为了使自己接下来要说的话能够被他全部听到,缓步走到莱耶斯面前,开口的那一瞬间,周身的血液仿佛结成了冰。


“我爱你,加布……”


话音未落,莱耶斯立刻将一根食指轻按在了她的双唇上,示意她不要再说下去,那动作非常迅捷,快到吓得齐格勒马上不再出声。


她的嘴唇感受着粗糙的指腹,为这暧昧的举动心脏跳慢了一秒,但随即意识到来自莱耶斯的拒绝即将到来。


莱耶斯收回手指,叹了一口气,随后他摘下眼镜站起来,走到另一位老师的桌子旁边。“吃樱桃。”他拿起一盒,去洗。


沮丧包围了齐格勒,但她并不气馁。她努力平复情绪,防止再次说话时会发出颤音。她打算就此告别,当作一切都没有发生,一把火烧掉走进办公室之前脑海里打好的深情草稿,也许这样才能挽回颜面,她相信莱耶斯也会这样认为。只不过,为了克制自己的眼泪,她缓了很久才开口:“我是来和你道别的,请你不要误会。”


短暂的沉默,莱耶斯放下洗好的樱桃,注视齐格勒。“我也是。”他说,语气缓和许多。她甚至看到他嘴角难得有了弧度。


齐格勒以为自己听错或是理解错了,她瞪大了眼睛,内心以为自己是被改判无罪的死刑犯人。


莱耶斯没有理会她的情感波动,继续开口:“你什么时候毕业?”


“不出意外的话,明年春天。”她诚实回答。


“在那之后。”


“在那之后?”


“在那之后。”


莱耶斯给了她一个拥抱。之后齐格勒踮起脚,隔着自己的食指吻了他的嘴唇,他没有拒绝。


再久以后,久到莱耶斯重新戴上了毛线帽,他的办公室门再次被敲响。


他应答一声,随即看到了门后的齐格勒。她直接走过来倚坐在他的办公桌上。


“你这里还有什么别的水果吗,加布里尔?我想庆祝我拿到了毕业证书。”她凑上去用双手替他轻轻摘下了那副老气的眼镜,她喜欢调侃自己导师的感觉。


莱耶斯任由她摆弄自己的眼镜,看到齐格勒终于对它失去兴趣而放下它之后,起身站在她面前,自己身体投下的阴影盖住了一半以上的她。


他把她抱了起来,让她双臂环绕自己的脖子,看着她露出灿烂笑容时微张的红唇,用往日沉稳的语气回答:“我家里有一些草莓,你可以全部吃掉。”



Fin


感谢看到这里的你!


后续:然后他们就在噶的办公室里、噶的车上、噶的房子里疯狂地……


花絮1:和莱耶斯老师分享办公室的另一位教授姓莫里森。莫里森老师深受学生爱戴,经常有学生看望他还为他送来慰问品。奈何莫里森老师频繁开会,在办公室内并不久留,无暇顾及遗留在那里的礼物。


花絮2:莱耶斯老师的助教是与齐格勒同岁的一名男学生,他太吊儿郎当了,极少出现在课堂上,导致齐格勒对于这位助教的存在没有一点印象。


最近越来越痴迷这对了 尝试从医生姐姐的角度写写 就很少女(x) 很苏(x)


开车请不要喝酒!!!喝酒请不要开车!!!



评论
热度(38)
  1. 吴却山羽前白鸟 转载了此文字
    莫里森:天哪莱耶斯你把学生送我的东西用来泡妞? 哈哈哈哈哈

© 吴却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