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野乙女‖太/中/陀‖下药(R-15)

泠染韶华:

■cero:C










太宰.ver




你洗完碗之后坐在沙发上,自然地接过了太宰治递过来的水一饮而尽。太宰治看著你把水喝掉的动作什么也没说。电视里放著你喜欢的综艺节目,你很快就把注意力转移到了屏幕上。




“小姐。”




他低低的声音在耳畔响起,你惊了一下回头看他,他的眼眸里晕著抹不去的颜色。热气从耳廓处开始丝丝缕缕地蔓延,脖颈到胸口,再从小腹到大腿。




太宰治低下头轻轻地咬上了你的耳垂,力气好像随著热度的蒸腾被抽空,他的手揽上了你的腰间,你想要伸手阻止他,下一秒整个人都倒在了沙发上。太宰治在你的上方看著你,嘴角的笑容变得模糊。




“不热吗?”




你放弃了阻止他的动作,任由汹涌澎湃的浪潮将人灭顶。












中也.ver




你给他斟了一杯红酒,他接过来仰起头,喉结滚动了一下。他微阖的眼眸在你转身的时候睁开,冰蓝色的眼眸在灯光下格外好看。




你在拿起浴袍打算去洗澡的时候突然被人吻上,对方唇齿间还留著红酒的香醇,香味被他有些急躁的动作渡到你的口腔里。




中原中也的体温比平时高了些,你手里的浴袍掉在了地上,铺成了白色的一片。他放开了被吻得有点儿虚软的你轻哼了一声。




“你以为我不知道?”




你心下一惊,头脑也清醒起来,中原中也的脸颊在暖色灯光的映照下晕了层红,连眼角都染了些绯色。被点破了心思的你低下了头,最后心下一狠要跟人拼个鱼死网破一样揽上了他的脖颈,咬上了对方的喉结。




“来吧。”




手指勾下薄薄的布料,体内的火花在眼前猛然炸开。












陀思妥耶夫斯基.ver




你把玻璃杯放在了他的桌面上,然后坐在旁边翻开了书,时不时瞟他一眼。




喝……喝了。




你有点儿紧张,陀思妥耶夫斯基拿起杯子抿了一口。心脏跳动的速度骤然加快。




不过过了好一会儿他都没有什么特别的反应,手机铃声响起打断了你内心的纠葛。你接起电话跟闺蜜聊起了天,从衣服到妆品,提拉米苏到慕斯,啤酒炸鸡到寿司卷。你挂掉电话的时候还有些意犹未尽,觉得话说得有些多了口干舌燥,站起来顺手拿过陀思妥耶夫斯基面前的玻璃杯喝了一口。




等你的脑袋从提拉米苏慕斯蛋糕炸鸡啤酒寿司卷里回过神来的时候你已经把杯子里的水喝了大半。你的身体僵硬了一下,机械地低下头望向他。他好像已经抬起头似笑非笑地看了你好一会儿。




不知是心理作用还是真的起了药效,你觉得有点儿热。陀思妥耶夫斯基手里的笔转了一圈,你的目光无法控制地落在了他修长的手指上。




“陀思妥……”




出口的时候才自觉声音有些哑,你轻轻舔了舔唇角。对方站了起来叹了一口气,声音轻飘飘地掠过心尖。




“有点棘手啊。”




对方略高的体温和灼热的吐息,理智与身体被抛上了热流的风口浪尖。


















——————————————————————————




R-15复健(。虽然我觉得写细一点就是R-18了




越写越长也不是我的错

评论
热度(298)

© 吴却山 | Powered by LOFTER